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大唐第一世家 > 第1566章 贞观十五年的第一场雪招你还是惹你了(求订阅求票)
    程处弼作为优秀的大唐肛肠科专家呵呵一乐,亦是表情严肃,斩钉截铁地道。

    “你心绞痛之所以发作,定然是拉的时候太用力才犯的病,你没便泌怎么可能排便困难?”

    “老夫火重行不行?”柴绍脸已经来是黑,已经开始黑得发紫,气喘如牛了都。

    看到这位长辈一副杀气腾腾的模样,作为一位尊老爱幼,又懂得体谅患者情绪的医务工作者。

    程处弼只能幽幽地吐了一口浊气,决定不跟这个气极败坏的柴大将军继续杠下去。

    主要是没意义,解决问题才是关键。程处弼耐下了性子,轻言慢语地解释道。

    态度就像是在一位合格的心理医生,正在安抚狂燥症患者。

    “当然行,不过柴伯伯,如果你要是一直火重,排便不畅的话……

    那很有可能下次还是会发生这样的危险。”

    听到了这样的解释,柴绍有点犯了愁,犹豫了半晌才道。

    “老夫真没便泌,就只是那什么平时有些干……”

    “是都干还只是偶尔干……伯伯您别瞪眼,这件事关系到你的性命安危,回答一定要慎重。”

    “好吧,经常都干。”

    听到了这样的解释,程处弼差点呵呵了。实锤了,这特娘的不是便泌才有鬼……

    “你小子在笑什么?”柴绍脸色不太好看地斜挑起眼角打量程处弼道。

    “小侄哪笑了,小侄这只是为找到了伯伯的诱发心绞痛的病因而松了口气罢了。”

    “既然如此,那柴伯伯你就还需要一些工具和药物,不过你放心,不是吃的。”

    “???”柴绍有些懵逼地看着程老三。“药物不是吃的,难道是抹的?”

    “不不不,是……我怎么跟你说呢……那药,是当你要进行大解之前,把那药剂挤到腚眼里……”

    “你再说一遍!”柴绍下意识地菊花一紧,面黑如锅,差点就想一脚尖踹过去。

    李世民正在吃得满嘴流油,突然听到了柴绍气极败坏一副想要动手的架势,赶紧干咳了声。

    然后将签签上剩下的两个猪蛋蛋全抹进了嘴,有滋有味地咀嚼着,晃晃悠悠地走了过来。

    “怎么了这是?”

    “叔叔你可知晓柴伯伯发病的诱因?”

    程处弼看到李世民嘴巴里边还有东西,决定旁敲侧击,省得把这位给惹毛了。

    “不错,老夫是知晓的,你等会……”李世民一听这话,立刻觉得有点不妥。

    赶紧把嘴巴里的食物咽下去,这才示意经常语出惊人的程三郎继续。

    “那个柴伯伯他的诱因是因为大解困难,小侄就问了他,他说一直都是这样……”

    “咦?”李世民看向脸色发黑的柴绍。“莫非柴卿你也便泌?”

    柴绍黑着脸,咬着牙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那表情份外古怪的程处弼,最终只能不情不愿地道。

    “可能是有一点点……”

    “嗯,这怎么了?那为何你们……”李世民手指头指了指程处弼,又指了指柴绍。

    程处弼一脸委屈地长叹了声,小声地嘀咕了句。

    “小侄就是想要把给长孙吏部用的那种药给柴伯伯用,他立马就不乐意了。”

    “???”李世民差点让自己的口水给呛着,连咳了好几声,这才有些诡异地看了一眼柴绍。

    而脸色发黑的柴绍也是一脸震惊。“长孙吏部居然用那玩意塞过后面?”

    程处弼不乐意地道。

    “那当然了,我可是医者,你觉得我有必要撒谎吗?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

    “等会,你们都闭嘴。”李世民黑着脸制止了这一老一少在这里八卦长孙无忌腚眼这个比较敏感的话题。

    “现在的问题是,你觉得柴卿需要用那药,才不会再因为便泌而发病是不是?”

    程处弼点了点头想开口,不过看到李世民那阴测测的目光,还是老老实实地闭上了嘴。

    李世民转过了头来,想了想,回手一指。“程三郎,你先过去,老夫跟你柴伯伯聊聊。”

    等到程处弼离开之后,李世民神色有些复杂地看着这个喜欢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程老三的背影小声地道。

    “柴卿,程三郎这小子的嘴是损了点,但是他的医术,想必你自己也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

    “既然他认为你应该用那药,朕觉得你还是用上为好,他也是不希望柴卿你出现意外。”

    “朕也不想你出任何差池。”

    看着表情十分严肃的李世民,柴绍的心情虽然有些纠结,但终究还是无奈地点了点头。

    “多谢陛下提点,臣知道了,臣会听那程三郎的话,嗯,用药。”

    “这就对了嘛……”李世民眼珠子一转,既然柴绍也知晓了长孙无忌用过这个药。

    不妨把药效告诉他,也算是增加他的信心,减少他用药的顾虑。

    毕竟一个是自己姐夫,一个是自己的大舅子,都是亲戚,知道也没啥。

    “你可知道,前段时间,长孙卿家的便泌,已经严重到了可能会危急性命的地步。”

    “也就是程三郎这小子出手,才让长孙卿家得以缓解此疾……”

    提及此事,一想到那天在赵国公府中所发生的那一切,李世民差点乐出声来。

    好在他及时地控制住了自己,不过,李世民还是下意识地又看了一眼正在那边吃得满嘴流油的程三郎。

    那古怪的表情,还有下意识扫过去的目光,同样落入到了柴绍的眼里。

    看来,有这个尽闹腾妖蛾子的程老三出手,想必长孙无忌的便泌治疗过程一定也不会顺畅才对。

    一思及此,差点就要咧嘴乐出声来的柴绍,心情总算是略微好转了些许。

    罢罢罢,反正不是老子一个人在程老三跟前倒霉就好。

    几个人又一块蹲在了一起,一直吃到那些猪蛋蛋完全被消灭光,便是冰镇葡萄酿也尽数饮尽。

    李世民这才心满意足地站起了身来,在一干人等恭敬地送别下起身离开。

    不过这才走了没多远,李世民突然想到了那件正事,回头朝着程处弼勾了勾手指。

    等到两人离开众人一段距离之后,李世民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道。

    “那杜老六,是明天下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