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简单游戏直播间 > 第七百六十四章 往上走的路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穿过了漆黑的甬道,逐渐的在这个巨大的黑塔底层空间里也划分出了数个区域来。

    不需要费南多做任何的区域划分,所有从后面进来的人在看到了黑塔中的形势后都会自动的选择属于自己的一边并且站过去。

    没有人在这里动手,哪怕每一个走出甬道的人在看到了塔底的众人第一瞬间都是浑身紧绷警惕起来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一旦动手那么死的肯定会是自己。

    随着人越来越多,站位和彼此之间的分隔也越来越明显,站立于黑塔塔底右下角的波普扫了一眼在场的一张张熟悉的面孔缓缓说道:

    “没想到啊,竟然能够在这里重新遇到你们。”

    作为第一个打破了塔底沉默的人,波普自然吸引了其他几个阵营的人的目光,其中对其最为警惕的实属已经随着大部队也来到了塔底的苟青。

    位于右上角如今显得有些疲惫同时正低垂着头的康纳忽然抬起头来冷冷的瞪着波普说道:“有事说,没有事就闭嘴!”

    康纳的反应并没有让波普有任何的情绪变化,甚至于外界的观众都觉得波普的情绪变化最大的时刻或许就是棋盘世界里郑昊‘空间’二字下的那番情绪变化,除此之外几乎很少能够看到波普因为一件事而恼怒或者瞬间变脸。

    还在逐渐进人的四个阵营之中,如今整体看来实属蓝色阵营的康纳最惨。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四个阵营里康纳的模样看起来是最惨且手下那些熟悉的身影也是失去最多的。这个结果也让康纳从进入塔底开始就一直垂着头,但是那从散落的金发缝隙里透出的目光却冰冷的瞥向了位于左上角的红色阵营里的苟青。

    正是苟青导致了蓝色阵营如今的一切,正是苟青!!

    心中的仇恨和怒火让康纳对于同属敌人的波普也没有任何的好语气。

    “看来我们的蓝色朋友似乎有些怒火尚未发泄。”波普对着康纳轻笑了一声,在康纳那猛地变黑的脸色中继续说道:“不过这里可不是我们发泄的好地方,要知道就在这之上可是还有着一个我们不得不去解决的难题存在。那才是我们发泄心中怒火的地方。”

    “只是我没想到费南多竟然会将我们全都安排在同一座塔里。”迪拉米克忽然走了出来目光在其他阵营的人身上扫视了一圈,“我还以为他会为我们准备四座不同的黑塔然后让我们各自为战。”

    站在了左上角边上的廖志杰摆了摆手说道:“或许他也力有所逮。”

    “力有所逮?”康纳身边的约翰对着廖志杰讥讽一笑,“你觉得一个能够创造世界的人会力有所逮?”

    廖志杰想要反驳却被路良一个眼神直接制止,他只能够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现在的问题不在这里,而是像迪拉米克所说的上方。”

    制止了廖志杰的路良抬起手指了指上方,在那令人惊异的景色之上的存在。

    “那四个东西才是接下来的难关。”

    “奥兰多,柯兰,所罗门,洛克。”

    四个名字,四种颜色也代表着四色飞行棋最终的终结。

    随着四个名字被念出,塔底的所有人都仿佛忽然感受到了来自于上方的目光纷纷脸色微变朝着头顶看去。

    随着那隐隐的目光渐渐的消散,哪怕是之前脸上带笑的波普此刻也变得严肃起来。

    “还真是一个令人无法忽视的难题啊。”

    波普摇了摇头转过身的下一秒直接对着后方的兰蒂斯点了点头,兰蒂斯自然也明了似的对着身后的众人猛一挥手。

    紧接着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下,波普身后的那些人便开始了踏上石阶的道路。

    “你什么意思?”

    看着眼前这一幕苟青直接皱起眉头来。

    黑塔的石阶并不大,整体来说只能够容纳三人在上面同时行走,而且每格石阶之间的间隔也有一点长,所以是不可能同时容纳许多人一起向上走的。

    这个石阶注定了这一次的攀登会有先后的顺序。

    走在最后的波普转过头来看向了苟青轻轻耸肩,“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我们是最先来到这里的,自然就是第一个往上走。更何况,你何须着急?”说着波普就转过头去继续往石阶走去,“在我们之前不是有你们的人已经登上了这石阶了吗?”

    注视着波普等绿色阵营的一波人很快就顺着石阶往上走去,苟青抬起头,神色冰冷。

    等波普等人逐渐的走到了第一个悬浮平台的时候,一直观察着两边人的迪拉米克也对着玛门点了点头紧接着说道:“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了。希望在上面还能够见到你们。”

    说完,对着苟青和康纳微微躬身后也带着人往石阶上走去。

    没有人阻拦,就像是之前没有人阻拦波普等人的离开一样,在这里动手就是一个最愚蠢的注意。既然如此按照波普说的‘先来后到’就是最好的办法。

    等迪拉米克带着黄色阵营的人逐渐的往上后,苟青对着正对面的康纳张手道:“该你们了。”

    康纳对着苟青冷哼了一声后也带着约翰,森德拉以及之后汇合过来的蓝色阵营的人朝着石阶上走去。

    在康纳往上走的过程中,路良和贾清月对视了一眼后一同走到了苟青的身边并由路良开口问道:“面对奥兰多你打算怎么做?”

    现如今,在所有人都踏入了黑塔之后,隐约间四个阵营的关系也从敌人变成了竞争者。一个原本应该见面就开始战斗且生死勿论的敌人也渐渐的变成了竞争最后谁才是最快敲响胜利钟声的竞争者。

    如今四个阵营之间已经失去了相互厮杀的意义,每个阵营最终的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位于塔顶的那一个血魔。

    奥兰多,也就是他们红色阵营所属的终极目标。但是,面对着这个终极目标苟青却默默的摇头道:“我还没有想好。”

    “没有想好?”贾清月在一旁皱起眉头来,“我们可是马上就要面对这个鬼东西了。乱搞一通的话真的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奥兰多有多恐怖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深深的印在了每一个人的心里,所有人都知道牺牲是在所难免,可是却绝不应该是无谓的牺牲。

    要知道贾清月身后这批人可是他未来站在这片大地上的基础。

    苟青依旧仰着头,只不过这一次脸色凝重,“只有看到他的那一刻我才能够知道该怎么做。”